第17日 - Plitvice Lakes

27 Jun 2006 (Tue)
Plitvice Lakes (Plitvička Jezera)

我們早上起來時遲了少許,因此便立即離開了旅館,來到了長途巴士站。以最短的時間買了四張到Plitvice的車票,便火速趕到登車處上車。登車沒幾分鐘,巴士便開出了,真險。

留影

留影

Plitvice國家公園是克羅地亞最著名的景點之一,但南斯拉夫內戰時,這是最初發生衝突的地區,因此當時被埋下了許多地雷。據說有不少地雷現在還沒有被清除,因此旅遊書都警告遊人切勿走出指定的路線之外。乘了三個小時左右才到達了Plitvice。入口是一個典型郊野公園的模樣,外面有一個牌,介紹了公園內不同的郊遊路線,從一兩小時就可以完成的到八小時才走得完的都有。我們考慮了一會,便決定走一條四至六小時的路線。我們把行李放進了那裡的行李房,並買過了入場券後,便正式開始了我們的大冒險了。

蟲蟲

蟲蟲

蝴蝶

蝴蝶

青蛙

青蛙

鴨子

鴨子

湖

一個山洞裡

一個山洞裡

剛進入公園裡,便看到遠處有一個很大的瀑布,從山上一直延綿至懸崖底,好不壯觀。俯瞰腳下,一大片碧藍的湖水在陽光下閃爍,煞是迷人。我們沿路一直往山下走,不久便來到了湖邊。湖裡的水清澈得難以形容,上百條的小魚聚集在湖邊,一舉一動,仔細無遺。我們踏過了一條小橋,走到了湖的另一邊,再隨著鋪好了的小徑沿湖邊繼續前進。整條小徑都是以木鋪成架在水上的,跟四周的景色融成一體,絲毫沒有破壞了公園裡的自然景觀。流水在我們的腳邊匆匆滑過,我們按捺不了,便把手放進水去感受她那透徹心靈的清涼。公園裡分了幾個大湖,湖之間是流通的,但每一個湖都比上一個處於高一點的位置;因此水從最高的湖流向下一個湖,一直到最低的一個。沿路的湖水流過一級一級的石梯,濺起了無數的水花。越向前走,便有越多的小型瀑布出現,直至我們到了另一個湖,水面才又平靜起來。

用木鋪成的小徑

用木鋪成的小徑

瀑布

瀑布

瀑布

瀑布

魚兒

魚兒

小瀑布

小瀑布

小瀑布

小瀑布

走了好一段路,我們來到了一個小型碼頭,從那裡乘渡輪橫渡了其中一個大湖,便繼續前進。我們一直走,直到上到了最高的一個湖,便從那裡乘接駁巴士下山。在我們的一卡車卡裡除了我們就只有幾個公公婆婆,原來都是意大利人來的。我又跟他們搭訕了好一會兒,其中一個伯伯問我為什麼學意大利語,而不是其他的歐洲語言,我就答他:「因為意大利語是最漂亮的!」他們全都拍起掌來,高興得不得了。

我們四個人的行李

我們四個人的行李

在路邊鋤D

在路邊鋤D

六時多我們便返回公園的出口了。由於下一班車--也是尾班車--在八時開出,因此我們到附近的超市買了個麵包和一些芝士、火腿,便吃起晚餐來了。飯吃過了,還只不過是七時許,我們便又繼續撲克局了。一直至七時四十分左右,我們才收拾行裝,走到巴士站去。到達巴士站時是七時五十分。我們在巴士站一直等,過了十多分鐘,車還沒有來到。我們想,或許是班次延誤了吧,巴士從Zagreb駛至Plitvice,遲了點也不足為奇。但我們等呀等,等呀等,到八時三十分,車也還沒有來。我們開始徬徨起來,但也許是前面發生了什麼意外,所以巴士遲了很多才到吧。等得久了,我們為了打發時間,於是又繼續玩撲克。但由於坐在巴士站的亭內會看不見正駛來的車輛,我們最終唯有坐在馬路邊玩。我們一邊玩,一邊留意著駛來的巴士狀物體,但每次隨之而來的都是失望。就這樣一直玩至九時多,我們決定去找人問問。甘國雄在公園附近問了個男人,說十時會有一班車。但由於那男人不會說英說,所以其實也不太肯定有沒有把他的意思理解錯了。無論如何,我們也唯有繼續等--和玩撲克。十時稍稍地過去了,車還沒有來。天早已黑了,路過的車輛見街燈下有幾個人坐在路邊不知幹什麼,都亮起高燈照著我們來看看。我打算到馬路對面看看有沒有人可以再問問什麼。橫渡了那寬闊的馬路後,我便向前走,往陰暗的深處進發。但走了沒多久,我看到一個路牌,卻使我卻了步。那路牌右下角的那圖案上雖然沒有寫著任何字,但紅色的三角框中一隻黑熊的圖案,意思卻比什麼都清楚。我心裡寒了起來,嗯,還是走遠一點好。到十時半左右,我們終於放棄,走回到公園門口的露天餐桌處,大家都添多了件外衣,準備在那裡過夜了。

熊出沒注意

熊出沒注意

在公園門口鋤D

在公園門口鋤D

我們不敢在那兒睡覺,因此便繼續玩撲克了。玩著玩著,突然間整個Plitvice的燈光都熄滅了,連街燈也不剩一顆。我們伸出雙手,卻不見五指,心想:這次不得了,難道這裡夜晚都會把燈全關掉嗎?正當我們驚惶未定之際,幸好那些街燈又突然亮了起來。我想大概是這裡的供電不太穩定的關係吧。一直玩至深夜,由於玩得太久,我們開始感到有點沉悶。不知怎的,我們想起大概沒有人曾經在克羅地亞的Plitvice國家公園前跳campfire,便興高采烈地跳起「狂歡」、「My Bonnie」和其他campfire song來!狂歡了好一番後,我們又玩了一回撲克。到凌晨三時許,我們從沒人把守的公園入口再次進入了國家公園(這次沒有買票)。由於公園內的環境十分黑暗,對分別曾經是聯校天文學會、崇基天文學會和逸夫天文學會幹事的我們四個正好是最理想的觀星環境。我們在一片空地上躺下,在這幽黑的天空中凝視著每一顆閃耀的星辰和那劃破長空的銀河。這樣的星空,在香港想找也找不到啊。

公園門口

公園門口

天未到五時便開始亮起來了。我們恐怕有職員會見到我們,便回到公園出面去,繼續玩撲克。到六時左右,有一大群人湧至,其中有一個大叫「現在可以免費入場了!」我想他們應該沒想過會見到有人比他們更早,而且來到公園做的不是參觀,而是玩撲克。

要離開了

要離開了

由於我們不知道首班車在那時到達,於是我們便又返回巴士站去等。這時大家都累透了,但為了不讓自己睡著,我們不停地唱歌,從「紅日」到「太陽星辰」到「太陽出來了」到「斜陽裡氣魄更壯」到一些毫無關係的歌,一直唱了很久。最後,到九時半左右巴士才來到,我們終於鬆了一口氣,收拾心情,上車睡覺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