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 2004

二OO四年七、八月間,我經由中文大學的現代語言及文化系參加了兩個在歐洲的暑期語言學習課程,一個是在意大利貝魯賈的意大利語課程,而另一個則是在德國費萊堡的德語課程。

六月二十七日,我由香港起航,經漢城,來到了意大利的首都羅馬。由於她悠久的歷史、濃厚的藝術氣氛,意大利是我一直夢寐以求的目的地;然而羅馬給我的第一個引象卻是一個破舊的城市。那裡到處的樓宇都非常殘舊,牆壁上都滿是塗鴉。但這並沒有使我感到失望,因為隨著我在羅馬四處遊歷,我很快就被那些數之不盡的古建築感染了。

我在羅馬逗留了四天,之後就乘火車前往貝魯賈。貝魯賈是意大利中部的一個城市,她雖不是一個很大很繁榮的城市,卻是整個古羅馬文明的發祥地。我辦好了入學手續,跟當地的屋主商討好了住宿的安排,就正正式式地開始了那兒的課程。

我一星期要上五天的課,儘管每天授課時間的長短不同,但都是在早上開始的。因為如此,加上晚上在那兒沒什麼娛樂,我在意大利就養成了早睡早起的習慣。因為我在香港已學了一年的意大利語,在那裡我上的就是第二級的課。然而過了不久,我發覺那裡的第二級比中大裡的中級遠為艱深,所以我也得花了許多氣力才跟得上進度。放學以後,通常我會到”internet point”上網跟家人和朋友聯絡一下。由於在意大利互聯網遠不如香港般普遍,很多人都必須到這些”internet point”上網。在周六、日,我便會到附近的城市遊覽,如拿坡里、佛羅倫斯、阿西西等城市,我都有花上一兩天暢遊過。

到了七月底課程完結,我便乘火車一直北上,經威尼斯、米蘭,再穿過瑞士,到達了德國的費萊堡。德國跟意大利很不同。在意大利,到處都充滿著一種古舊的氣氛;但德國卻是每件東西都是新的。尤其是費萊堡,由於二戰時她被炸得整個城市變了廢墟,所以除了市中心的一座教堂外,她的一切都是戰後重建的。

德國人在辦事時的組織能力一向是著名的,而他們的能力的確反映在他們的整個社會中。從馬路上的秩序,到超級市場的管理,以至我所報讀的課程的整個安排,相比於在意大利裡,甚至乎在香港裡,都顯得十分井井有條。

跟在意大利一樣,我每星期都得上五天的課。我的班裡有二十個人,有來自意大利的,有來自西班牙的,也有的來自美國、英國、土耳其、巴基斯坦、日本、等等的國家。我們的導師 Wolfgang 是個很有趣的人,他很會說笑話,十分滑稽。而且,他教的十分好,使我的德語水平在一個月之內提升了不少。

在費萊堡的課程過後,我到處遊覽了一些城市,之後便從法蘭克福乘飛機返港了。

Trip Europe 2004

Trip Europe 2004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