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 2009

寫在前面

「伊朗」這個名字可以惹起許多聯想,但大多數都與邪惡軸心、恐怖份子,或者那些全身披著黑袍,從頭到腿,只有一雙彷彿失去了焦點的眼珠,茫茫然地窺看著這外面的世界的婦女扯上了關係。誠然,這不是沒有理由的。在新聞上聽到關於伊朗的消息,總離不開他的核武、他跟美國和以色列的敵對關係和總統艾哈邁迪內賈德的那些狂莽言論。在一般人的心目中,伊朗徹頭徹尾就是一個極權主義國家的倒模。再加上美國排山倒海式的政治宣傳,把伊朗定性為恐怖份子基地的「邪惡軸心國」,人們很自然便把這文明古國跟「邪惡」、「獨裁」、「高壓」等形容詞拉上關係。那些影子般的婦女的影像,只要見過一次,就會烙印在腦海中,把這地圖上第十七大的國度永遠著色。

這是想像中的伊朗,但想像中的倒影興現實裡的情景,距離又到底有多遠呢?我要一探究竟。

旅行,我認為不應該只是玩樂,它更是一個機會去讓我們體會生命,關心這世界上的另一個角落,去認識他的歷史,去了解他的文化。所以,一如以往,這次到伊朗前幾個月,我已經開始了從頭去認識伊朗、而其中讓我感受最深的,有兩本書和一套電影。

《Tony Wheeler’s Bad Lands: A Tourist on the Axis of Evil》

我第一本讀到關於伊朗的書,很諷刺地書名就叫做《Tony Wheeler’s Bad Lands: A Tourist on the Axis of Evil》。這是Lonely Planet系列原作者周遊眾「邪惡軸心國」,如伊朗、伊拉克、北韓、古巴、利比亞等國後寫成的遊記。這本遊記跟Lonely Planet系列的其他旅遊書籍截然不同。它既主觀地藉著作者自己的親身經歷去審視這些「邪惡國家」到底如何邪惡、有多邪惡,亦客觀地叫我們了解當地的風土民情,反思這些國家的古今歷史。事實上,亦正正是這一本書,令我對伊朗這個陌生的國度產生了濃烈的興趣。書中描述到的伊朗人,每每都是純樸真摰、熱情好客的。作者提到他在當地逗留的兩個月期間,就竟然被當地人邀請了百多次到民居裡用茶。在香港要是有邀請陌生人回家的事,一定會讓人覺得匪夷所思;但當地人卻只為交個朋友,別無用心。這使我記起了兩年多前到保加利亞的經歷,當地人的熱情好客,至今依然讓我念念不忘。我到過西歐、看過了不少宏偉瑰麗的建築;我也到過瑞士、去過澳洲,欣賞過油畫一般的景色;但沒有什麼比得上當地人的一杯茶、一個笑容、一聲問候。在幾番研究之後,我發現到伊朗之旅相當可行,於是便決定了這之的旅程,同行還有Dorothy、Regina和Anthony。

《Persepolis》

下了決定後,我對身邊有關中東的一切都多加了留意。後來剛巧發現有一齣法語的動畫電影《Persepolis》,我當然就第一時間去看了。

這套電影講述一個生於七十年代伊朗的女孩的遭遇。當時正席是伊朗伊斯蘭革命發生的時候,所以這女孩的一家見證著許多翻天覆地的轉變。許多人都不知道,原來伊朗在七九年革命以後,才成為一個伊斯蘭國家。在此以前,瑣羅亞斯德教(拜火教)一直是伊朗的本土宗教,而政府亦對不同的宗教採取開放的態度。革命以後,伊斯蘭勢力推翻了當權的沙阿(Shah)王朝,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個伊斯蘭神權國家。

這革命對伊朗人來說意義重大,而為婦女所帶來的轉變更加是空前絕後的。它意味著從此婦女都要穿上黑色的chador,不能隨便跟丈夫和父親以外的男性說話;甚至乎是跑步也因臀部擺動,被視為在引誘男人而遭到禁止。這女孩的父母是思想比較開放的一群,眼看國家變得如斯景象,唯有設法將女兒送到外國,女孩輾轉經奧地利到了法國,成了法國公民。但人離鄉賤,呼吸了自由氣息的她卻找不到自己的根,不知何去何從。

這電影是很多當代伊朗人的寫照,片中以輕描淡寫的方式,帶出了伊朗人對當權者的憤怒,對前景的無奈,也展現出他們對國家的熱愛,扣人心弦,讓人百感交集。

《Reading Lolita in Tehran》

最後一本為我伊朗之旅鋪路的書籍,也是最灰暗、最深沉的。《Reading Lolita in Tehran》這本書的作者Azar Nafisi是一位任教英國文學的女教授,曾在七十年代時在伊朗不同的大學任教。作為知識份子的她,對整個革命帶來的政治衝擊和哲學蘊涵抱有很大的質疑。在伊斯蘭政府的統治下,女性的存在幾乎是為了滿足男性的控制慾和佔有慾。作者這樣說過,如果一個人的一舉一動,從衣著打扮到言行舉止,從可以跟誰接觸到需要相信什麼、認同什麼,一切一切都必須服從當權者的命令的時候,那麼他就根本只是當權者想像出來的一個意念而已,他就與從來沒有存在過毫無分別。偏偏,革命後的伊朗社會,就是這樣的一個社會。Nafisi當時因為不願意在大學內戴上頭巾,最後被逼辭去大學的工作。不過後來佩戴頭巾成為法例,Nafisi也只好無奈就範。失去教職後,作者在機遇下決定組織一個讀書會,邀請了大學裡數個最熱心的女學生加入,每個星期在她的家裡進行聚會,討論一些英文名著。由於極端保守的原教旨主義思想,加上種種的政治原因,當時她們閱讀的這些名著當中,不少都被列為禁書。她們從討論書裡的內容,慢慢地開始轉移到很多對道德和對當前政府政策的反思。這本書,就是作者對這讀書會前後所發生的事的回憶錄。


2 Responses to “伊朗 2009”

  1. Lucia Yau
    五月 26th, 2010 at %I:%M%p

    hi there ,
    May I know how you get your Iran visa ? cos I planing to travel to Iran next year by myself which I ‘m holding HKSAR passport .
    Many thanks !
    Lucia

  2. Thomas Tsoi
    六月 11th, 2010 at %I:%M%p

    You can get an on-arrival visa for 15 days at Tehran airport if you hold a HKSAR passport~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