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日 - Tehran / Shiraz

25 Jan 2009 (Sun)
Tehran (تهران) / Shiraz (شیراز) 

在伊朗的第一份早餐

在伊朗的第一份早餐

由於跟Amir約好了在正午見面,因此我們又睡了兩個小時左右便起了床,希望可以在見面前先在城裡逛逛。我們叫了一輛的士載我們到附近的玻璃博物館去。那兒有很多在伊朗出土的玻璃及陶瓷文物。博物館裡的佈置非常精美,一點都不遜色於香港或其他國家的博物館。之後,我們沿著原路走回酒店,途中經過一個大商場,裡面的店舖賣的都是手提電話,宛如香港的先達商場一樣。我們好奇地研究了一下櫥窗裡的電話,竟發現全都是最新款的型號,Nokia、Motorola不在話下,連Samsung Omnia和HTC的最新型號也全不缺少!

玻璃博物館裡的展品

玻璃博物館裡的展品

路上,我們不時看見周圍都掛滿一面面的黑旗。最初我們都不以為然,後來,因為看到旗幟旁邊的宣傳壁畫,才明白原來是為了悼念不久前因受到以色列襲擊而失去生命的加沙死難者而豎立的。

玻璃博物館裡的展品

玻璃博物館裡的展品

一直走了一會兒,我們大概已走回酒店附近,卻找不著那酒店,唯有截停了一個途人問路。我們給他看了一看酒店的地址,他想了一會兒,叫我們等一下,便箭一般地跑到馬路對面的一所店舖去替我們問路。他回來時,嘗試告訴我們該怎樣走;可是他的英語卻似乎不太靈光。在他不斷用手勢和Farsi企圖解釋次際,另一個途人主動駐足下來給我們作翻譯。就從這樣就一件小事,我們已開始體會到伊朗人的友善了。

玻璃博物館裡的裝修很有味道

玻璃博物館裡的裝修很有味道

回到酒店後,立即收到Amir的電話,說他臨時有要事,不能和我們一起吃午餐了。但他說他下午一時會到酒店來給我們往Shiraz的機票。於是,我們便自己到了附近的一間餐廳。這餐廳似乎是一所比較高消費的餐廳,裡面的裝修十分精緻,而侍應的服務也非常周到。可是因為我們在飛機上不停地吃了幾頓飛機餐,大家其實都不怎麼餓,所以都只要了少許食物。雖然那侍應似乎覺得我們有點奇怪,但他還是熱情地送了一個地道的雜菜湯給我們。

Tehran的街道上

Tehran的街道上

吃過了午飯,我們便回到酒店。不久,Amir便出現了。我們互相介紹了一下,Amir說他曾經在美國生活了十年。那時他在UCLA唸書,後來才回來了伊朗。我們談了好一會,我給了Amir他要的香港郵票,他也給了我們機票還問我們之後的旅程安排。我們跟他說我們還沒有預留酒店房間;怎料他便立刻拿出紙來,用伊朗文寫了一張字條,內容是說我們需要什麼房間,有什麼要求等,好讓我們找酒店時容易一些。

到了一時半左右,Amir給我們叫了一輛的士,還跟司機先討了價,才送我們上車。我們到了機場,在海關檢查處竟見到男人和女人是要分開進入的,而女人的入口更有一大幅黑布遮掩著。這是我們在伊朗首次明顯地體會到這裡的性別隔離主義。

可能是還未完全適應時差的關係,今天的我實在還很累。甫一登了飛機,我便一直睡到差不多落機為止。到了Shiraz,大家在不停的舟車勞頓後都非常疲倦,所以便決定今晚到一所最好最舒適的酒店大睡一晚。我們在機場的酒店預訂處預訂了Pars Hotel的房間,便乘的士到酒店。

上了車後,司機便開始問我們Pars Hotel要多少錢,又說這酒店很昂貴,說可以介紹另一間酒店給我們。我們本來早已打算這晚住得好一點,而且訂金也已經付了,所以便堅持不需要轉到其他酒店。怎料那司機竟把我們駛到一間外面寫著叫Jaam and Jam Hotel的酒店去,然後對我們說Pars Hotel有四間,這是其中一間。我們打量了那酒店一會,覺得實在不對勁,便進酒店找裡面的職員核實。司機陪同我們一起問職員那酒店是否Pars Hotel,那職員一開始竟說是,但看見我們滿分懷疑後便改口說不是。最後,司機唯有尷尬地說自己弄錯了,很不好意思。儘管我們明知道他肯定是有收酒店回佣,所以才千方百計騙我們到這酒店去,但我們還是選擇了靜觀其變。幸好,他最終都把我們送到去我們想到的酒店。

我們登記時,看見一團永安旅行團也和我們同住在這酒店裡。由於大家之前都吃得很多,所以大家就決定在這五星級酒店裡泡自己帶來的即食麵作晚餐便算了。晚上大家都累了,很早便各自休息。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