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日 - Shiraz

26 Jan 2009 (Mon)
Persepolis (تخت جمشید) / Shiraz (شیراز)
在郊區的路上有不少這種流動小販

在郊區的路上有不少這種流動小販

大清早起來,我們在酒店包了一輛的士。今天天氣非常好,我們八時半左右便出發往第一站──Persepolis去。

我們的司機叫Soni,他本身在政府裡當技術人員,但現在放假,所以便出來當兼職司機賺多少外快。

Persepolis前的我

Persepolis前的我

一路上,Soni在車裡的小電視機播放著關於Persepolis和波斯帝國的歷史。Persepolis是由古波斯帝國大流士大帝(Darius the Great)所建,當時是用作慶典的聖地。但後來遭到馬其頓帝國的阿歷山大大帝入侵和徹底燒毀,現在只剩下一片廢墟遺跡。

在大英博物館應該見到這石雕

在大英博物館應該見到這石雕

因為旅遊書說在伊朗千萬不可隨便拍照,一來很多人未必願意進入鏡頭之內,二來如果拍到政府建築物,隨時會惹來麻煩;所以昨天在Tehran時一直不敢在街上多拍照。但現在在車子裡,我得把握每一個機會往窗外胡亂拍照!

大約一小時後我們便到達了Persepolis。付了入場費後,從入口到古城還一小段路要走。我們路上遇上一大群十七八歲的女孩,大抵是學校旅行吧?她們不少都主動跟我們打招呼,十分友善。也有一些青年前來跟我們搭訕,問我們是那裡來的。

Persepolis

Persepolis

這獅鷲(Griffin)是Persepolis的標誌之一

這獅鷲(Griffin)是Persepolis的標誌之一

進了Persepolis古城,我發現當中的一些雕塑似曾相識的,應該之前就在倫敦大英博物館見過了。現在在原址看到正版貨,感覺很了不起!

Naqsh-e Rostam旁的一座拜火教祭壇是一座UNESCO世界遺產

Naqsh-e Rostam旁的一座拜火教祭壇是一座UNESCO世界遺產

古城不算很大,大約個多兩個小時便可走完。不知怎的,它總讓我聯想起那時在意大利看龐貝古城:當日的輝煌燦爛,今天的頹門敗瓦,多少帝國盛衰,儘是如此。

看過Persepolis後,司機把我們送到附近的一個波斯王古墓Naqsh-e Rostam。這古墓臨山而建,埋葬了四代的波斯國王。然而由於古墓入口是在山崖的頗高位置,我們是無法進入的,因此只可以在山下觀賞其宏偉。

Naqsh-e Rostam Tomb

Naqsh-e Rostam Tomb

Quran Gateway

Quran Gateway

離開了古墓,我們便回到Shiraz市中心。途中經過了Quran Gateway,是從前Shiraz城的城門。我們下了車觀賞,走著走著卻有幾個十五六歲的青少年前來向我們打招呼。那幾個青少年不太會說英語,但卻很好奇地要跟我們拍照。跟他們用手語「溝通」了好一會兒,正當我們打算離開的時候,卻有另一個男人走過來和我們說話。這男人是大學畢業生,會說挺流利的英語。他跟我們說他正跟太太和女兒在那裡野餐。他很好奇地問了我們很多問題:我們從那裡來?為什麼來伊朗?對伊朗又有什麼看法?接著又邀請我們喝汽水──雖然只是一杯小小的汽水,但你實在可以感覺到伊朗人對外國人那種熱情和好奇。這感覺跟印象中那些伊朗人實在大相逕庭。在印象裡,伊朗人好像都是電視新聞裡出現的那些「鬍鬚佬」一般,像那些滿臉鬍子的武裝份子一樣惡形惡相。

在Quran Gateway前跟伊朗女孩合照

在Quran Gateway前跟伊朗女孩合照

Quran Gateway前那男人的太太和女兒

Quran Gateway前那男人的太太和女兒

Quran Gateway前那男人的一家

Quran Gateway前那男人的一家

黃昏時份,我們來到了伊朗著名詩人Hafez的墓園。在那裡遇到一個廿來歲的青年。他說他十分喜愛中國文化,但就很討厭日本人,覺得他們很高傲。後來,我更發現他會說意大利語,所以跟他用意大利語寒暄了一會兒。我們還到過Citadel of Karim Khan、Vakil Bazar和Garden of Paradise幾個地方,之後司機便載我們到Yazd去。

伊朗的地道雪糕,很像雪成半固體的煉奶,極度地甜…

伊朗的地道雪糕,很像雪成半固體的煉奶,極度地甜…

Citadel of Karim Khan的一個房間裡,非常漂亮

Citadel of Karim Khan的一個房間裡,非常漂亮

從前的領導就在這台上面向民聚講話

從前的領導就在這台上面向民聚講話

清真寺內都是這拱形建築

清真寺內都是這拱形建築

Bazaar內的香料林林總總

Bazaar內的香料林林總總

Bazaar的內部建築很有味道

Bazaar的內部建築很有味道

司機本來說從Shiraz 到Yazd大約需要四五個小時的車程,但由於他從早上八時多便開始載著我們四處去,所以可以而知,到了黃昏時已相當疲累。他自己大概也知自己不在狀態,所以把車也駛得特別慢。最後,連吃飯的時間我們差不多要七個小時才到達Yazd。途中更有一次我們幾乎跟對頭的貨車撞個正著,害我們都捏了一把冷汗。一路上,四周除了我們車子的車頭燈外和路上反光的路標外,幾乎就全是一片漆黑。沒有街燈,也見不到遠處有任何城市的燈火。我從車子後面的窗子望出去,滿天都是星點;在星斗之間,淡淡的銀河劃破長空,實在美麗。

到了Yazd,已經是凌晨一時多,但找了許久我們都找不到原本想到的酒店,最終唯有隨便入宿一家酒店便算了。那個時候,已經是二時多,大家都累得發瘋了。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