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日 - Esfahan

28 Jan 2009 (Wed)
Esfahan (اصفهان)

Ali Qapu Palace前合照

Ali Qapu Palace前合照

Esfahan的早晨讓人感覺相當舒服。我們沿著大街徐徐地散著步,街道兩旁聳立著的兩排樹木像垂柳一般伶伶俐俐地向路中央彎下了腰,築起了一道青黃色的隧道,讓整條大街都彌漫著一份懶洋洋的秋意。

皇宮裡面的壁畫

皇宮裡面的壁畫

然而,一幢幢建築物背後的地上,那尚未融掉的冰雪,已背叛了秋天,告訴了我們冬天早已降臨在這有「世界的一半」之稱的浪漫城市裡。

這天我們第一站來到Ali Qapu Palace。這裡是十六世紀時Shah Abbas I所建的皇宮。皇宮的庭園跟中國或西歐的比較,說實話不算很大,但宮殿的入口處有多根巨型的木柱,支援著整個屋頂,甚為壯觀。而宮殿內部也有不少值得一看的壁畫。

Bazar-e Bozorg的入口

Bazar-e Bozorg的入口

稍後我們到了Bazar-e Bozorg。這是這裡最著名的一個市集,裡面有各式各樣的貨物,從便宜的紀念品到價值連城的波斯地毯都有。

在傳統波斯餐廳裡圍著在波斯地毯上用餐

在傳統波斯餐廳裡圍著在波斯地毯上用餐

我和Dorothy在這裡大肆「入貨」以後,便穿過市集來到號稱全世界第二大的廣場Imam Square(僅次於天安門廣場)。這廣場熙來攘往,遊人絡繹不絕,好不熱鬧。我們在人群中穿插,突然有個男人截停了我,說我很像Jet Li。我跟他胡扯了幾句,便告辭而去。搞笑的是,後來Anthony 跟我說,這個男人不久前才跟他說他很像Jacky Chan吧。看來在他眼中中國的男人不是Jet Li就是Jacky Chan吧。

我們穿過Imam Square到了一所著名的傳統波斯餐廳。這裡的特色是大家都要遵從波斯人的習俗,脫掉鞋子圍著坐在一塊波斯地毯上用餐。這裡有不少地道的菜式,雖然美味與否實在見仁見智,但也算得上是挺有趣的經驗。

餐廳旁邊有不少的工藝鋪,可以見到工匠在現場工作

餐廳旁邊有不少的工藝鋪,可以見到工匠在現場工作

這工匠似乎很有來頭

這工匠似乎很有來頭

被我稱之為「多嘴壺」的奇怪茶壺

被我稱之為「多嘴壺」的奇怪茶壺

跟伊朗女孩合照時,有一半都自動走開了

跟伊朗女孩合照時,有一半都自動走開了

離開了餐廳,我和Dorothy跟Anthony和Regina暫時分道揚鑣,他們繼續四處閒逛,而我們則進了在Imam Square另一端的Imam Mosque。進入清真寺不久,我們便聽到不遠處傳來陣陣笑聲。我們繼續前行,便見到一群十四五歲的女學生。她們好奇地跟我們打招呼,也和我們聊了一會,又要跟我們合照。有意思的是,七、八個女孩子中,有的很熱衷於跟我們合照,有的卻自動站開一邊,不想被照到。可見有些伊朗女孩思想依然相當傳統,不願意跟陌生人合照,尤其是異性。

跟女孩子們道別後,我們走到清真寺的中央。忽然有人個男人前來跟我問好和要求與我合照。經過這兩三天來的經驗,本來我對這已經見怪不怪,但男人的熱情似乎太過洋溢──他一手繞著我的手臂來拍照,之後又直接問我幾多歲和要跟我交換電郵地址。要不是Anthony和Regina之前說過這裡的男性好朋友會繞臂而行,我定會以為他是「基」的。

徒步登上Ateshkadeh-ye Esfahan

徒步登上Ateshkadeh-ye Esfahan

離開了廣場後,我和Dorothy隨意地四周閒逛,最後在一面旅遊街頭圖上駐足。就在我們仔細研究地圖上那些景點的照片時,一個男人走過來給我們介紹了這些地方。後來,我們才意識到他原來是一個的士司機。不過由於我們對其中一座在山上的拜火教祭壇Ateshkadeh-ye Esfahan很感興趣,也就隨他上了車子向這座山出發去了。

我和Dorothy在山頂上合照,背後是拜火教的祭壇

我和Dorothy在山頂上合照,背後是拜火教的祭壇

來到山腳下,發現要爬上山頂參觀祭壇遠比想像中困難。一來,上山的路徑沒有任何輔助:沒有鋪好的階梯,也沒有扶助的欄杆。二來,上山的路算是相當險峻,不少地方只有容納一兩個人的闊氣,而且山勢陡峭,十分驚險。我們小心翼翼地走了三分之二左右的路程,但最尾一段卻特別讓人提心吊膽。幸好,此時在山頂上有個五六十來歲的老伯指點要我們如何走,我們最終才順利上到山頂。

跟Esfahan大合照

跟Esfahan大合照

山頂上有幾台泥黃色的建築,從前的拜火教教徒就在這裡燃點火炎去拜祀他們的神。拜火教正確的名稱是瑣羅亞斯德教(Zoroastrianism),可說是人類最早的一個一元神論宗教,比基督教的出現還要早至少五六百年。瑣羅亞斯德教教徒相信火象徵正義的光明之神,所以祭祀時常會向火朝拜,後來就因此被戲稱為拜火教。

然而,上到山頂,這裡最迷人的卻不是這祭壇,而是Esfahan的全景。在山頂俯瞰整個城市,可以見到啡啡黃黃的建築像砌圖般堆砌出一份迷人的異國風情。這幅圖畫跟意大利的紅磚屋有迴異的視覺感受,卻有同樣的浪漫情懷。

Esfahan

Esfahan

在陰影處雪還未完全融掉

在陰影處雪還未完全融掉

老伯替我們拍了許多照片,又幫助我們走下山,誰知走了一半卻竟向我們要錢作導遊費。這時我們確實有被騙的感覺;但話說回來,如果沒有他,我們也許未必可以上得到山頂,亦未必懂如何走下來,何況他也只是要求收取兩元美元,所以我們也就給他算了。

下山也得小心翼翼

下山也得小心翼翼

晚上我們到了這裡一定著名的餐廳,並第一次在伊朗的菜單上發現有海鮮的蹤跡。我要了一個燒蝦kebab,味道相當不錯,價值也算是公道。

飯後,我們走到附近的大橋去散步。橋上晚上只亮起微微昏黃的街燈,十分有情調。不過橋上行人不少,我們在中間穿過,又惹來了不少的目光和途人的搭訕。

橋的兩邊都是伊斯蘭式的拱形設計

橋的兩邊都是伊斯蘭式的拱形設計

好恐怖呀!

好恐怖呀!

晚上看清真寺別有一番味道

晚上看清真寺別有一番味道

或許Dorothy說得對,這些伊朗人全都應該被送到動物園去!(不過也許他們也把我們看作是動物園裡走出來的…)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