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日 - Esfahan

29 Jan 2009 (Thu)
Esfahan (اصفهان)

在我們的推薦下,Anthony和Regina一早便出發到了「拜火山」去。而懶惰的我和Dorothy則一直睡至十時多。到了中午時份,待他們回來以後,我們才一起到了阿美尼亞人聚居的南部地區一所名叫Khangostar的餐廳。這裡的食物算是不錯,只是感覺較為美式化。

在伊朗的街頭小吃不多,但有我們熟識的粟米。特別之處在於伊朗人不在粟米上加淮鹽或牛油,而是加酸乳酪的。

在伊朗的街頭小吃不多,但有我們熟識的粟米。特別之處在於伊朗人不在粟米上加淮鹽或牛油,而是加酸乳酪的。

在伊朗沒有美資的快餐廳,但有ZFC!

在伊朗沒有美資的快餐廳,但有ZFC!

阿美尼亞式的基督教教堂,跟意大行巴洛克式、德國哥德式和東歐的東正教教堂都有所不同。

阿美尼亞式的基督教教堂,跟意大行巴洛克式、德國哥德式和東歐的東正教教堂都有所不同。

飯後我們徒步走到附近的幾座罕有的基督教教堂。雖知幾座都沒有開門,於是我們便進了附近的一家teahouse坐下歇一歇。

在teahouse裡合照

在teahouse裡合照

如其說是teahouse,不如說這是一家台式café。Café的面積不大,只容納得了五張小桌子。來這裡的,多數是二十餘歲的年青人。從他們的打扮看來,似乎都是出於富貴人家的。尤其是這些女孩子,很多都濃妝艷抹,用名牌頭巾、戴名牌手袋的。這也反應在café的餐牌上,一杯飲品大約就要25000rial(HK$20),在伊朗這裡,算是挺高的消費了。

女孩們坐馬車圍著廣場遊覽,相當寫意

女孩們坐馬車圍著廣場遊覽,相當寫意

Esfahan很容易就給人一種很舒服很悠閒的感覺。她沒有Tehran那種首都的繁囂和污濁的空氣,但卻比如Yazd一般的小城多了一份的活力和藝術色彩。Dorothy把她比喻為伊朗的佛羅倫斯,我認為是最適合不過了。

黃昏時份,我們又回到Imam Square,在這裡一邊逛紀念品店,一邊看普夕陽徐徐落到廣場的後面。這一刻,金光灑到整個廣場的每一個角落;中央的水池輕柔地吐出一柳柳的水柱,在下面射燈的映照下,變得五顏六色的;不遠處,清真寺傳來一陣陣9經文歌聲……此情此景,如果說我是在人們眼中戰亂頻頻、邪惡野蠻的伊朗,我怕只有最神經兮兮的人才會相信。

隨著夕陽的離去,意味著距離我們離開Esfahan的時間也不遠了。我們依依不捨,走到廣場的角落,深深地再一次呼吸這裡的氣息,然後嘴裡輕輕地放下了一句:讓我多看她一眼,我要好好地記著她。

在Imam Square上合照,背後有很迷人的夜景。

在Imam Square上合照,背後有很迷人的夜景。

在Imam Square上合照,背後有很迷人的夜景。

在Imam Square上合照,背後有很迷人的夜景。

很難想像只是普通一條小巷亦可以如此漂亮

很難想像只是普通一條小巷亦可以如此漂亮

市集裡售賣的乾濕貨種類繁多

市集裡售賣的乾濕貨種類繁多

伊朗人跟中國人一樣最愛喝茶,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愛在茶裡放糖

伊朗人跟中國人一樣最愛喝茶,不同之處在於他們愛在茶裡放糖

我們在昨天那傳統餐廳吃過了晚飯後,便到巴士站往下一站──Hamedan──進發。


Leave a reply

You must be logged in to post a comment.